話說沈洛年和懷真兩人看到應龍時都呆著了,首先反應過來的是沈洛年,因為看到狄純就快被應龍的利爪抓上沈洛年腦門血一衝就衝了過去以寬劍和應龍的利爪硬生生撞了下去,兩股強大妖炁一撞,使沈洛年感到雙手一陣劇痛手差點舉不起來只好先往後退,應龍因為突然的撞擊愣了一愣看清沈洛年的樣子之後怪吼一聲一爪朝沈洛年抓去。

沈洛年看著應龍的巨爪心中按叫糟糕,自己的劍術才練沒多久根本沒法對抗阿,看來只能暫時先以炁息蠻幹了!

沈洛年心一橫,迅速閃過應龍的一爪,接著一掌朝應龍背部一推一股炁息就這樣迫出擊向應龍,應龍感覺到沈洛年比自己稍勝一籌的炁息,吃了一驚閃身想躲過,但卻因為自己身形龐大所以還是被擊中,被稍微的震退了一些。

這時看到只被震出一些些的應龍,沈洛年暗罵了一聲「媽的!自己的炁息還是不夠跟他打嗎?」。

這時賴一心看到沈洛年一人似乎無法與這支應龍對敵,於是提著黑矛衝了上去要幫助沈洛年對抗應龍,一面對沈洛年發出通訊要求。

沈洛年正暗暗叫苦時聽到耳中輕疾傳來賴一心的要求通訊馬上接了過來說:「一心什麼事?」

賴一心說:「洛年這支應龍道號是赤濤,前一段陣子突然來到歲安城說自己寶庫被人類偷走所以要人類償還」

沈洛年一驚心想難倒是之前自己去偷過的其中一個應龍寶庫的主人嗎?

沈洛年說:「是嗎...我知道了。」然後拔起劍,身形一閃突然到了赤濤的面前朝他臉上就是一劍砍下,這一下赤濤完全沒有料到就被硬生生的畫下一劍,臉上立刻出現一條條血痕,原來因為沈洛年的速度所以看起來只有一劍,但其實他砍了五劍。

赤濤頭一低急忙往後退,憤怒的對沈洛年發出一顆巨大的火球,沈洛年一驚這麼大的火球來不及躲了可惡只好硬砍了,於是他運族炁息再劍上,朝火球砍去,只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一個人影往後疾飛不是別人正是沈洛年。

在一旁原本以為不會有太大危險的懷真從剛剛火球吐出時就衝向前要拉走沈洛年,但還是慢了一步,看到沈洛年飛出身影大喊了一聲:「洛年!」,隨之就衝上前接住了沈洛年懷真不段搖晃已經因為強大衝擊而昏倒的沈洛年說:「洛年!洛年!」

見搖不醒沈洛年懷真臉一沉對著赤濤大喊:「你道號是什麼?為何來這裡搗亂?」接著手一揮數十道強大的落雷擊向赤濤。

赤濤見對方有強大的妖炁又懂得操縱雷術大吃一驚接著才戰戰兢兢的回答:「我道號赤濤,因為寶庫東西被人類偷了才會來找人類要拿回東西。」

懷真怒瞪著赤濤說:「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是人類拿的?」

赤濤說:「我在寶庫附近有發現人類脫下的衣物,一定是人類拿的!」

懷真聽了赤濤的話之後心中更是憤怒對著赤濤冷冷的說:「這點根本不能是人類偷的,你給我滾遠點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又來這裡亂。」

赤濤聽了之後怒說:「絕不可能!一定是人類偷的!我一定要拿回我的寶藏!」

懷真這時只對赤濤說:「赤濤你要是在這樣鬧人類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赤濤這是稽笑說:「你以為你是誰,不要以為炁息強大我就拿你沒輒。」

懷真看了看沈洛年傷勢之後把沈洛年先交給葉瑋珊等人看照,只對赤濤淡淡的說:「我道號懷真,相信你應該聽過。」

赤濤一聽下了一跳結結巴巴的說:「原....原來是....仙狐懷真....這次的事情抱歉我以後不會在騷擾人類了。」接著就往北方天空飛走。

懷真見赤濤一走,就轉頭朝沈洛年那裡走去對葉瑋珊問:「洛年他還好嗎?」

葉瑋珊說:「懷真姐,我們對醫術了解不多,所以打算送去給圓足醫院給那裡的艾院長看看,懷真姐也認識她的,就是那小露。」

懷真只是「恩」了一聲,就隨葉瑋珊等人去了圓足醫院。

到了圓足醫院艾露一聽到沈洛年現在受傷就立刻過來檢查沈洛年的情況,檢查片刻後艾露對懷真說:「他因為受到強大的衝擊所以昏了過去而且也受了不小的內傷,不過洛年是鳳靈之體傷口復原速度本來就不慢我可以用一些藥物幫助,至於他什麼時候會醒來我想應該不用太多時間。」

懷真對艾露微微一笑說:「謝謝你了小露。」

艾露輕笑一聲說:「不會,洛年也是我的朋友,沒什麼的懷真姐,我還有是就先失陪了。」接著就離開沈洛年休息的病房。

此時病房裡只剩懷真和昏迷的沈洛年,懷真輕輕的撫摸沈洛年的臉說:「洛年對不起我應該一開始就幫你的。」說完就這樣看著沈洛年的臉不自覺的流下眼淚低聲哭泣,不知道過了多久懷真收了收眼淚躺上床縮在沈洛年身旁便睡了起來。

很快的半個月過去了,沈洛年的傷都好了打算要離開醫院,離開醫院時還不忘跟艾露道謝。

回到擎天塔的路上沈洛年對身旁的懷真說:「謝謝你了懷真,這些日子那麼照顧我。」

懷真只是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繼續纏抱著沈洛年的手走回擎天塔。

回到擎天塔眾人都跑來沈洛年和懷真面前問:「洛年傷都好了嗎?」「還有沒有怎麼樣?」

沈洛年只是笑了笑對眾人說:「我都好了啦!」

這時賴一心走向前呵呵笑說:「抱歉喔洛年我太弱了沒幫到你。」

沈洛年說:「不關你的是啦,是我訓練的還不夠,你已經很強了。」

狄純這時跑過來哭哭啼啼的說:「洛年,對不起,對不起。」

沈洛年只揉了揉狄純的頭說:「別哭了,我先去有點累先去睡一覺。」

之後就跟懷真走回房裡休息了。

---------------------------------------------------------------------------------------------------------------------------------------------

第五邊就這樣,在這裡先說聲抱歉,因為時在想不出怎麼繼續寫所以這篇是最短的一篇。

至於會不會有第六篇,要看我想不想的出來了,說真的我幾乎沒什麼文學天份阿(慘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巍巍風 的頭像
巍巍風

巍巍風之家

巍巍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混沌
  • 加油啊!有續文嗎?
  • 應該會有,但不知道啥時會出,因為暫時想不到劇情

    巍巍風 於 2011/04/10 13:05 回覆

  • 隨心
  • :「一心什麼是?」
    是啥意思啊?
  • 抱歉打錯字,應該是 一心什麼事?

    巍巍風 於 2011/04/10 13:05 回覆